在失足少年心中,她是慈祥母亲,用爱重新点燃他们希望之火;

  在受害孩子心中,她是维权法官,用法呵护抚慰他们受伤心灵;

  在中小学生心中,她是敬爱师长,用心浇灌滋润他们健康成长;

  在留守儿童心中,她是代理妈妈,用情温暖寻回他们缺失之爱;

  在未成年家长心中,她是他们不幸家庭的“救星”和希望。

  她,就是福建省“三八”红旗手,闽侯县人民法院少年审判庭庭长林芬。

  1991年她从大学毕业分配到闽侯县人民法院工作,历经18年法官生涯的磨砺,她已从一名稚嫩的学生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女庭长。

  用慈祥的母爱唤回迷途的羔羊

  少年是家庭的希望,祖国的未来。少年违法犯罪,不仅可能毁了自己的一生,而且对他们的家庭来说也是一场巨大的灾难,更会催生社会不和谐的音符。

  2003年她刚到少年庭,并全面负责少年庭的工作。一次含泪的判决,至今都刻骨铭心。那是她审理的第一件少年刑事案件,站在被告席上的,是一位16岁的少女。因犯盗窃,花季少女成了罪犯。庭审中,面对嚎啕大哭、悔恨不已的少女,以及旁听席上悲痛万分的母亲,她第一次含泪作出拘役6个月的判决。庭审结束后,她望着渐渐远去的囚车上少女痛苦而迷茫的双眼,看着尾随囚车的母亲伤心欲绝一遍又一遍呼喊着女儿名字,她的心都碎了。作为法官她要维护法律尊严,同为母亲她深深的理解这位母亲的心痛。“一个孩子的犯罪将给自己、给家庭带来多大的痛苦!挽救一个孩子,就是挽救一个家庭啊。”从这一刻起,她便下定决心:要以挽救失足少年、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为己任,决不放弃任何一个挽救的机会。五年来,为了孩子们的明天,为了天下父母的心不再流泪。她用慈母般的爱重塑一个个扭曲的灵魂,唤回一只只迷途的羔羊,重燃一颗颗息灭的火种。在法庭上谱写出“教育、感化、挽救”失足少年的一曲曲动人的乐章。

  2008年9月9日,是她最为高兴的日子。这一天的一大早闽侯县某中学的4名学生在老师和家长的带领下,来到少年庭,迫不急待地打开大学录取通知书向她报喜,学生们个个眼含热泪,哽噎地说:“谢谢林法官,是你给了我们重生的机会……”

  时间要回溯到2007年。她受理了一起被告人为10位未成年人,因故意伤害致人重伤而涉案,由于涉案的未成年人都是在校高中学生,一旦被判实刑,他们都将失去继续上学的机会,这不仅会影响他们的一生,也将使原本完整的家庭变得破碎。为了全力挽救10位失足少年,她在仔细查阅了案卷基础上,不停地往返奔波于看守所、学校、教育局、被告人家庭和其所在的村居。通过大量走访,及与10位涉案学生深入交谈和作感化教育工作,了解到这10位学生,平时在学校的表现都很好,只是一时的哥们义气,为帮同学出口气,教训一下被害人,却不慎将其打成重伤。事后经过教育,他们对自己的行为,都已追悔莫及,深表要改过自新。而被告学生的家长们也积极主动提出赔偿方案,以取得被害人及其家人的谅解。她更是多次与被害人家进行沟通,通过法理情并用,耐心说服被害人及其家人,给10位年少无知的学生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。在她不厌其烦的劝说下,被害人的气渐渐地消了、恨也没了,同意了被告人的赔偿。庭审时被害人还主动到庭表示对十个被告人的谅解,并请求法院从轻处理。最终,法院依法判处了缓刑。在判决书上,她附上了这样的寄语:“一场不该发生的伤害让十个青春花季的少年站到了被告席,为自己一时冲动而实施的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!……歌德有句名言:‘一个人从错误中醒来,就会以新的力量迈向真理’。相信你们,经历风雨终会见彩虹。”当十名少年犯听着她的宣读这些时寄语,不禁泪流满面,纷纷表示决不辜负林法官期望,将来一定要做一对社会有用人。

  案子审结后,她并未就此完事。为了使这些少年能重返校园,继续学习,走上正途。她找到校方,希望校方给予他们继续留校学习,重新做人的机会。刚开始,学校担心这十位少年犯继续留校学习,会给学校和学生带来的负面影响,学校对这10位被判缓刑的学生是否让他们继续留校学习犹豫不决。她便多次做校方的工作,向校方反复讲述少年犯的悔恨和改过自新的决心;讲述父母对出孩子哺育的艰辛和家庭幸福的期望;讲述学校、社会共同做好挽救失足青少年的责任和意义;讲述如果学校将这几个学生推到社会,他们很可能会自暴自弃,那带给家庭和社会的将是一场更大的灾难,真诚恳请学校能给仓储一次浪子回头的机会。校方终于被她的真情所感动,决定让这10位学生继续留校学习。为了使10位失足学生健康成长,她多次深入学校关心、鼓励他们,并积极与校方和家庭共同做好他们的帮教工作。在她的帮助教育下,他们发奋苦读,学习成绩进步明显。2008年6月,他们中有6个参加了高考,4个考上了大学。为此,失足少年所在学校和家长特意为法官送来了喜报,于是,才有了前面感人的一幕。

  2003年来,她凭借着女性特有的细腻、执着和热诚,用博大的母爱重新点燃了失足少年心中的希望之火。在她的带领下,少年庭竭尽全力挽救失足少年。在他们处缓、管、免少年犯96 人,以及刑满释放的少年犯,不但没有发现重新犯罪,而且绝大部份都已自谋职业,走上正途。

  用司法的温暖抚慰孩子的心灵

  在她的眼中,未成年人都是孩子。他们是那么的天真、可爱,却又是那么地容易受到伤害。看着孩子们受伤害的样子,她总是不由的感到一阵心痛。孩子们的每一滴泪水,都是扎在她神经上的针尖;孩子们无助的凄凉,总是缠在她心头的阴霾。她用亲情般的关爱,让孩子们感受到司法的温暖,用法律的为孩子们撑起一片希冀的天空。

  2006年3月的一天上午,一位年轻的母亲抱着年仅一周岁的女儿,哭着来到庭里起诉。原来,她是江西人,丈夫从江西来到福州打工,不幸却遭遇车祸身亡。丈夫的死,简直是晴天霹雳,以后的生活可怎么办啊!该怎么养活这尚在襁褓中的女儿啊?她匆忙地赶到福州,谁知过了一个多月事故还没处理好,车主和肇事者互相推托责任,不愿赔钱。现在身上的钱也所剩无几了,在福州又无依无靠,再这样下去恐怕连家都回不去了。面对悲伤欲绝的母亲、听着可怜女婴的阵阵啼哭,林芬一面安慰这对身心受到严重创伤的母女,拿出自己的津贴主动为她们联系吃住,一面立即通知被告进行调解,由于被告人数较多,赔偿金额较大,双方无法达成调解。林芬没有气馁,主动放弃休息时间,耐心地做被告的思想工作。“不幸的车祸已经夺走了她们挚爱的亲人,这笔赔偿款就是她们未来的活命钱啊。难道你们还忍心让这对饱受创伤的母女再度陷入绝境吗?”,林芬的一席话,让六名被告羞愧不已,他们终于接受了原告提出的赔偿金额。此时,林芬本可以立即主持双方签订调解协议了结此案,但她没有这么做。看着那嗷嗷待哺的女婴,看着那心力交瘁的母亲,林芬真的不知道如果不能立即拿到这笔赔偿款,她们将如何生活。于是,她决定趁热打铁,大胆要求被告在十日内筹措到12万元赔偿款再来签调解协议。此后的十天可以说是林芬法官生涯中最难熬的日子,一上班就不由的拿起电话询问各个被告筹款的情况,同时还要不断地安慰那对可怜的母女,让她们放心。可她自己的心里却一直在打鼓,总是不由自主地会惦记着这事,生怕到时被告筹不来钱。那段日子,林芬没睡几个安稳觉。幸运的是,经过不懈的努力,十天后,六名被告带来12万元赔偿款,当场交给小孩的母亲,直到这时,林芬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该案从受理到结案,仅用了10天的时间。这位母亲一边捧着钱,一边握着林芬的手,流下了感激的泪水:“你们真是我们的恩人啊!”

  正象关爱那个女婴一样,林芬始终用她的真情关爱着每一个未成年受害人,总是以最快的速度审结每一起涉少民事案件,最大程度地保护。5年来,林芬所审结的涉少民事案件90%都是适用简易程序,其中一个月内审结的约占50%。

  有人说,涉少民事案件不外乎监护、抚养之类的纠纷,都是小案件。可在林芬看来,案件无论多小,都直接牵涉到未成年人的切身利益,都将影响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,每一件都必须认认真真审理。

  今年4月,林芬主审了一起变更抚养权纠纷案。案件的主角是个正在上小学的女孩,父母原先离婚时协商好孩子由男方抚养,可在探视时,孩子的爷爷奶奶拒绝女方见孩子,孩子夹在大人的矛盾中,又得不到应有的母爱,慢慢地也变得忧郁起来。双方的矛盾越变越尖锐,在法院诉讼期间,闹到一见面就互相争吵、谩骂的地步。林芬劝他们:“双方吵架不解决问题,要解决问题就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”。慢慢地,林芬了解了情况:由于男方是值班员,工作时间不固定,平常孩子都是和爷爷奶奶在一起,但老人家也都70岁了,虽然疼爱孙女,却因年老无法照顾好孩子,而孩子和祖辈又有严重的代沟,本希望能多感受母爱的温暖,谁知却长期见不到母亲。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,林芬让双方都从孩子的角度出发,她说:“我理解你们争吵都是为了孩子,但你们有没想过,你们的争吵只会带给孩子更大的痛苦。”她的话敲醒了双方,在此后短短的两周时间里,林芬又组织了四次调解,由于男方父母坚决不同意,没有调解成。最终,林芬从有利于孩子的成长出发,将孩子判给了女方。后来,在林芬的主持下,男方主动地把孩子带到法庭交给女方抚养。8月份回访时,林芬欣慰地看到女孩重新得到母亲的关爱后,变得开朗、快乐了。

  虽然案件没有调解成功,但正是由于林芬所做的大量的调解工作,不知不觉地感化着当事人,缓和了双方的矛盾,最终才使得判决得以顺利执行。对于每一起案件,林芬都希望能通过调解使双方化干戈为玉帛,减少对未成年人的伤害,即使再苦再累她也愿意。

  用母性的关爱托起明天的太阳(让祖国的花朵更加艳丽)

  河以长流乃称远,山因直上而成高。作为少年庭法官,做好一时性的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并不难,难的是能长年累月地始终关爱着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。林芬做到了这一点。为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,她不遗余力地开展法制宣传活动;为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,她积极投身关爱“留守儿童”的活动。

  由于平常工作任务繁重,回家后又要照顾老人和孩子,林芬几乎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编写法制宣传材料,可为了可爱的下一代,为了增强法律宣传的实效性,林芬总是想方设法地挤出时间,亲自收集资料、撰写案例。5年来,经她之手编写的《青少年维权园地》就有九期,字数达15万字,受教育的师生达九万多人次。为了更好地开展法制宣传工作,林芬担任了多所学校的法制副校长,主动与辖区内多家学校开展法制共建活动。5年来,林芬在全县各类中小学中讲授法制课多达30余次,受教育学生达数万人,有效提高了他们的遵纪守法意识,预防和减少青少年犯罪。

  作为一位十四岁女孩的母亲,林芬知道有了母爱的孩子是多么幸福;作为一名从事少年审判工作多年的女法官,林芬知道留守儿童是多么渴望母亲的疼爱。为了使留守儿童能象正常孩子一样健康成长,她积极投身关爱留守儿童活动,通过担任“代理妈妈”,在生活、学习和心理等方面给予留守儿童关心和照顾,让他们感受到母爱的温暖。闽侯大湖山区有个八岁的小女孩,父亲早故,母亲离家出走,只剩下她和年迈的曾祖母相依为命,家境非常贫困。林芬知道后专程和院里的同事驱车3个多小时到她的家中,送上助学金和生活学习用品。由于路途遥远,林芬无法经常上去看她,但仍不时地托人捎些衣物和文具给小女孩。今年腊月南方时逢五十年一遇的低温天气,大湖山区更是天寒地冻。“快过年了,小女孩在家里过得怎么样,有没有新衣服穿?”林芬放心不下小女孩,冒着寒冷和同事一起带上新衣服和玩具给她,并送上助学金和年货,让女孩一家过个温暖的春节。现在,“代理妈妈”关爱留守儿童活动,已成为县妇联“城乡牵手,共创和谐社会”系列主题活动的特色招牌。

  在她的带领下,少年庭屡创佳绩:2004年被闽侯县委、县政府评为闽侯县综合治理先进集体;2006年被评为2003-2005年度福州市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先进集体; 2007年被省妇联授予“福建省巾帼文明岗”称号;2008年被团省委等14家部门联合授予福建省十佳优秀“青少年维权岗”。林芬本人也因工作成绩优异,多次受到上级部门的表彰:2004年12月被授予福州市暑期青少年教育工作先进个人称号;2006年2月被评为福州市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先进个人;2006年3月被福州中院授予个人嘉奖;2007年被福州市团市委授予第三届“星星火炬”奖章;2008年分别被福建省妇联和福建省高院授予“三八”红旗手、少年审判工作先进个人。

  生命是有限的,但爱是无限的。在这挚爱的少年审判岗位上,林芬倾注了自己的全部心血,用爱挽救着失足少年,用爱关怀着下一代,用爱谱写着一曲曲动人的

  乐章……